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学 -> 列表

闹村乡不雅观《灰阑记》

2020年11月11日 12:50:57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章宇 编纂 王秀华

  老友关公近日来信息,言老家闹村乡东北村有“送戏下乡”表演,邀我一不雅观,遂一同前往。

  东北村是畲族村,村里有个文化礼堂,之前来过,有不少畲族文化实物展示。当晚表演地点是畲族风情文化园,温州市越剧团表演,正本《灰阑记》。到了本地,门口小吃摊都有30余家,人很多,只好钻后台看。刚好看到一位演员,扎了两个小发髻,这是娃娃生的头,再一看,是演员周莉莉。

  周是南雁人,好多年没见,亏她还认得我。“我演里面的寿郎,就是阿谁小孩。”后台很是简陋,没有单间,演员们都是躲在衣服架后面换戏装。《灰阑记》讲马员外家妻妾二人同争一子,包拯审时,命人用石灰在庭阶中画一圆圈,将孩子放在圈内,让二女用力拉扯,谁将孩子拽出来,谁就是亲生母亲。结果生母张氏不忍用力拽扯,妾则将孩子用力拉出。包公据此知张氏为孩子生母,孩子判给张氏。

  包公戏很多,尤以《铡美案》出名。《灰阑记》原名《包待制智勘灰阑记》,包公有智慧,母爱很伟大,但是当这一出元杂剧出口之后,味道变了。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将它改编成了《高加索灰阑记》,故事情节差不多,只是到了拉孩子时候,亲生母亲竟然是用力拉的那一个。最后,法官把孩子判给了后妈,一位曾经的女仆。

  无论亲妈还是后妈,只要有爱,都不会狠力拉扯孩子的。包公维护血缘亲情,而布莱希特表现了母爱更宽广的社会意义。血缘关系与情感未必是一回事,真的母亲未必有真的母爱,而后妈(假的母亲)也能真正爱上孩子。我们经常说“后妈难做”,后妈和孩子是没有血缘关系的。但是血缘再深厚,关系再亲近,若在未来生活中自私自利、再深厚的缘分也会消耗殆尽。

  母爱有时候,就是对子女的桎梏。

  世界上所有爱,都是为了相聚,只有母爱,是一种分离。看戏这天是11月3日,刚好是笔者生日,也是母亲受难日,就想回家陪陪老妈。我做到了。

网络编纂:张超霞

闹村乡不雅观《灰阑记》